搜索

孟广禄:感谢戏迷网络谏言

由张继刚导演,于魁智、孟广禄、李胜素、李宏图主演的大型新编史诗京剧《赤壁》,7月18日至26日在国家大剧院三度上演。该剧已圆满演出20场,场场爆满,四万余名观众欣赏了这部京剧巨作,在领略国粹艺术魅力的同时,也树立起《赤壁》良好的口碑。18日,剧中曹操的扮演者、著名京剧花脸表演艺术家孟广禄做客茶馆,和读者分享了出演《赤壁》的喜悦。他还感谢戏迷提出的意见和建议,称架子花脸铜锤唱的新模式完全是为观众服务,他刻画曹操也是从人物个性出发的。

《赤壁》叫座因为智慧

对于《赤壁》深受欢迎的原因,孟广禄说:“许多国内非常著名的艺术家、音乐家、一级指挥家都加入到创作中来。还有张继刚导演、舞美设计高广健等方面的艺术家共同组成了《赤壁》的队伍,为这部戏注入了很多新的元素和时代的气息。经过创作团队重新的编排和打造,给大家耳目一新的感受,又不失去京剧原汁原味的韵味。多方面的因素都使这部戏受到了观众的欢迎和认可。” 

孟广禄认为这部戏最大的收获,是吸引了一大批年轻人来观看京剧。“京剧观众的年轻化整体来说是一个大的趋势。去年京剧《赤壁》的上演,也为年轻人接受京剧添了一把推力。大剧院这次安排《赤壁》在7月份演出,也是希望在暑假期间能有更多年轻人、学生和孩子来看,接触京剧。这部剧在舞台运用上使用了很多新手法来展现。比如‘草船借箭’‘火烧赤壁’等都在场面的处理上很有新意。数百只一起降下来的箭,在几十秒的时间内分崩离析的大船,移动的小舟,都能让观众更好地融入故事中来。”孟广禄说,张继刚导演曾提过,在这部戏中高科技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智慧,“我很同意这种说法,京剧《赤壁》体现着很多智慧。”

精彩唱段记忆犹新

孟广禄直言,看戏看的是整体,而不是哪一段更好听。“《赤壁》这部戏整体来说都非常好,作曲朱绍玉老师为此做了很多工作。我想老戏迷们最喜欢的可能是其中‘舌战群儒’那段了。在京剧《赤壁》的‘舌战’中,70多句唱一气呵成,非常带劲。在‘泛舟借箭’一场中,曹操、周瑜、诸葛亮同时开唱,各自抒发政治胸怀,这也是前所未有的。全剧最后,诸葛亮把酒祭江,发表了对战争的感慨和对和平的渴望,很多看过这部戏的观众都对这个段落印象深刻。剧中,几乎每个主要角色都有不止一段的精彩演唱。”

刻画曹操从人物出发

以往京剧中曹操的角色,都是架子花脸来演绎,最为经典的当属袁世海大师的袁派花脸。可这次,孟广禄却用裘派的铜锤花脸来刻画曹操,可谓颠覆传统大胆挑战。对此,孟广禄坦言京剧发展不改革不行。“我认为不能把曹操当做坏人来演,他是那个时代的文学家、军事家,历史上的伟人。我刻画曹操就要在动作、唱段、思想、悟性表达上贴近人物。这些做到了,观众一定会买账。”孟广禄在现场示范了几句道白,“当此乱世群雄纷起……几人称王几人称帝!”他说在“几人称帝”的道白中就下了很大工夫,最后选择了拖腔的处理,表现出曹操傲慢的个性,做到人物为作品服务。

弘扬京剧艺术是孟广禄的一种信念和责任。他说:“传统戏宣传的都是惩恶扬善,因果报应,具有陶冶情操、美化心灵的功能。虽然现在京剧市场不太景气,但只要用满腔的热情去回报观众,并与时代结合起来,不愁唤不回观众,也不愁没有市场,我对此很有信心。”

三度上演老将带新兵

做客茶馆当天,是《赤壁》主演第三轮演出前的首次彩排。孟广禄透露,三度上演的《赤壁》在延续豪华演出阵容的同时,还首次打破了“经典版”和“青春版”的概念,于魁智、孟广禄、李宏图、李胜素将以不同组合形式贯穿在近十天的演出当中,可谓场场都是“明星版”。“前两轮演出中,就有观众提出希望能看到‘经典版’和‘青春版’演员同台演绎,大剧院采纳了这一建议。我觉得能和王艳、张建峰、王越等年轻演员合作很高兴,因为每个演员身上都有优点,大家应该相互学习。”孟广禄认为新人是土壤,京剧事业不是一个人的事情,人人都要好才能对得起观众。

继承艺术家们的思维

孟广禄的嗓音高亢激越,有一种穿云裂帛的气势,但因他独特的唱腔处理方式,调门高达G音区,在行内也受到质疑。孟广禄认为这样处理是人性化的,绝无卖弄之意,因此他始终坚持自己的风格。孟广禄直言,“我更多继承艺术家的思维,琢磨怎么唱能让大家爱听、过瘾。金少山先生黄钟大吕的嗓音我做不到,不如探索观众爱听的东西。”孟广禄坦言他希望能把最好的呈现给观众。

面对批评和建议,孟广禄说他都会细心听取。“感谢观众在网络上讨论我的唱法和唱腔,比如说我的声音不是那么浑厚,而是飙高音等说法,这些都是在推动京剧的发展。我自知做得还不够好,所以近年来拜访了很多老师,我深知老师是面镜子,可以正己。”孟广禄认为艺术也有法律可言,自己不知对错还往前走,就会出问题,这时很需要老师指明正路。

当角儿之前拉大幕

孟广禄说,自己4岁那年迷上了京剧,那时的京剧主要是革命样板戏,孟广禄对样板戏里的老生唱腔特有兴趣,几乎每天都模仿戏里的角色演唱。长大后很想成为一名京剧演员,于是到天津青年京剧团去应试。招考人士并不看好他,就让孟广禄当拉幕员。孟广禄在业余时间仍刻苦练功,决心在裘派艺术天地里有所作为。他想拜一名家为师,于是想起了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方荣翔先生。当时方荣翔身体不是太好,但还是热情地给孟广禄说了半天戏。在说戏中,孟广禄领会特别快,老师一点,他便心领神会。孟广禄说:“当时我受到冷落,自信心也受到严重挫伤,方老师‘这孩子必成大器’的话又重新点燃了我心中的火花,对我一生至关重要。” 

1987年团里准备上演《遇皇后打龙袍》,但演包拯的演员突然病了,一时找不到合适者来代替。票卖出去了,海报贴出去了,演出科长突然想起拉幕员孟广禄。“他跟我说:‘小孟,现在机会来了,团里演包拯的演员病了,你有没有勇气和能力去替演?’我十分自信地说试试就试试。”孟广禄说,结果他一登台就产生了轰动效应,“替补包公”一下子就把观众给镇住了。自此以后,孟广禄告别了拉幕员生涯,逐渐成长为今日的裘派花脸艺术家。

茶博士札记

他从长安街徒步赶来

孟先生上周五来活动现场前,乘坐的车辆由于道路湿滑,险些出现重大事故。由于时间很紧,后面还要赶往排练现场,孟先生也为了准时出现在活动现场,从长安街一路步行到活动现场,为的就是不要让观众等候他。茶博士谢语

【来源:2009年7月20日《京华时报》。】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